【www.babyacorns.com--熱門資訊】

  要在思想認識、責任擔當、方法措施上跟上中央要求,把紀律和規矩挺在前面,把握運用監督執紀“四種形態”,以嚴明的紀律推進全面從嚴治黨。中國文庫網為大家帶來的四種形態對應處分種類,希望能幫助到大家!

  四種形態對應處分種類

  中紀委自提出”四種形態“以來,官方、民間一直對”四種形態“各包含什么內容,在具體實踐中如何應用,存在較多的說法,統計口徑、執行尺度均存在不同的差異,近日,中央紀委辦公廳印發《紀檢監察機關監督執紀“四種形態”統計指標體系(試行)》(以下簡稱《指標體系》),為統計和反映紀檢監察機關運用監督執紀“四種形態”的情況,提供了依據。

  第一種形態共14項。包括:談話函詢了結、“面對面”初步核實了結等2種情形,以及經紀律審查后僅給予提醒談話、警示談話、批評教育、糾正或責令停止違紀行為、責成退出違紀所得、限期整改、責令作出口頭或書面檢查、召開民主生活會批評幫助、責令公開道歉(檢討)、通報(通報批評)、誡勉(誡勉談話)、其他批評教育類措施等12項組織措施。

  第二種形態共21項,包括:黨內警告、黨內嚴重警告等2項黨紀輕處分,行政警告、行政記過、行政記大過,行政降級等4項政紀輕處分,以及取消榮譽稱號、撤銷政協委員資格、終止(罷免、撤銷、責令辭去)人大代表資格、取消預備黨員資格、取消(罷免)當選資格、終止黨代表資格、停職(停職檢查)、調整(調離)職務(崗位)、免職、引咎辭職、責令辭職、改任非領導職務、安排提前退休、降低退休待遇、其他組織調整類措施15項組織措施。

  第三種形態指標共12項。包括:撤銷黨內職務、留黨察看、開除黨籍等3項黨紀重處分,行政撤職、行政開除等2項項政紀重處分,降職、取消退休待遇、解聘、解除勞動合同、辭退、組織除名(勸退)、其他重大職務調整類措施等7項組織措施。

  第四種形態共2項。包括:紀檢監察機關立案審查后移送司法機關,司法機關判處刑罰后移送紀檢監察機關作出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的2種情形。

  輔助性指標共7項。包括:“兩規”“兩指”人數、立案審查人數、線索處置件數等3項先導性指標,以及信訪舉報件次、處分人數、處理縣處級以上一把手人數、主動交代問題人數等4項效果性指標。

  四種形態對應處分種類

  “四種形態”為:

  第一種:黨內關系要正常化,批評和自我批評要經常開展,讓咬耳扯袖、紅臉出汗成為常態。

  第二種:黨紀輕處分和組織處理要成為大多數。

  第三種:對嚴重違紀的重處分、作出重大職務調整應當是少數。

  第四種:而嚴重違紀涉嫌違法立案審查的只能是極少數。

  2016年10月27日,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審議通過了《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其中第七條對“四種形態”從新進行了定義。

  第七條 黨內監督必須把紀律挺在前面,運用監督執紀“四種形態”,經常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約談函詢,讓“紅紅臉、出出汗”成為常態;黨紀輕處分、組織調整成為違紀處理的大多數;黨紀重處分、重大職務調整的成為少數;嚴重違紀涉嫌違法立案審查的成為極少數。

  即第一條:經常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約談函詢,讓“紅紅臉、出出汗”成為常態。

  第二條:黨紀輕處分、組織調整成為違紀處理的大多數。

  第三條:黨紀重處分、重大職務調整的成為少數。

  第四條:嚴重違紀涉嫌違法立案審查的成為極少數。

  四種形態對應處分種類

  監督執紀“2113四種形態”是內容如下:

  一、黨內關系要5261正常化,批評和自我批評要4102經常開展,讓咬耳扯袖1653、紅臉出汗成為常態;

  二、黨紀輕處分和組織處理要成為大多數;

  三、對嚴重違紀的重處分、作出重大職務調整應當是少數;

  四、嚴重違紀涉嫌違法立案審查的只能是極少數。“四種形態”的針對對象是各級黨組織和全體黨員。

  《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機關監督執紀工作規則(試行)》是中國共產黨為全面從嚴治黨,維護黨的紀律,規范紀檢機關監督執紀工作,

  根據《中國共產黨章程》,結合工作實踐,制定的規則。規則于2017年1月8日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七次全體會議通過,共九章五十七條, 于2017年1月20日發布并施行。

  此前發布的有關紀檢機關監督執紀工作的規定,凡與此次規則不一致的,按照此次規則執行。

  擴展資料

  近日,中央紀委辦公廳印發《紀檢監察機關監督執紀“四種形態”統計指標體系(試行)》(以下簡稱《指標體系》),為統計和反映紀檢監察機關運用監督執紀“四種形態”的情況,提供了依據。

  “四種形態”貫穿著“懲前毖后、治病救人”的一貫方針,《指標體系》的設計充分體現了這一理念。本著科學性、可行性、系統性、循序漸進的原則,

  結合工作實際,共設置了5類56項統計指標。將談話函詢了結、“面對面”初步核實了結、誡勉談話等14種“紅臉出汗”的情形設置為第一種形態指標。將黨內警告、黨內嚴重警告、免職等21種紀律輕處分和組織調整措施設置為第二種形態指標。

  將撤銷黨內職務、留黨察看、開除黨籍等12種紀律重處分和重大職務調整措施設置為第三種形態指標。將紀檢監察機關立案審查后移送司法機關等2種嚴重違紀涉嫌違法的情形設置為第四種形態指標。此外,為了從不同側面反映實踐“四種形態”的發展趨勢和總體成效,

  在上述49項基礎性指標之外,還設置7項輔助性指標,包括線索處置件數等3項先導性指標以及主動交代問題人數等4項效果性指標。

  值得一提的是,《指標體系》規定了以問題線索為起點,以處理結果為統計依據的計算方法,即只統計紀檢監察機關對有問題線索反映的黨員干部開展監督執紀的情形,沒有問題線索反映開展的一般性任職談話、廉政談話、警示教育以及民主生活會上開展的批評教育等不納入統計范圍,并以處理結果作為劃分“四種形態”的依據。

  據了解,《指標體系》自2017年起試行,并將隨著實踐的發展,不斷健全完善。

本文來源:http://www.babyacorns.com/news/65452/